菜单

艺术品拍卖诚信为本专业至上,国内藏家惜售捂盘海外精品席卷春拍

2019年7月10日 - 拍卖会

有人说,在竞争激烈、优胜劣汰的拍卖市场中,一家拍卖公司如果仅仅怀着一腔热情走不了太远。还有人说,拍卖公司想要安身立命,除了广泛的“人脉”,还必备商人的思维方式。但在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长董国强看来,任何一件现代人得以一见的艺术品都有着自己独特的气质与标签,因此做拍卖需要对艺术品本身和这个市场怀着敬畏之心,唯有如此,公司才会不负客户的信赖,更能维护整个行业的尊严。现在看来,他说到了,更做到了。

2012年春拍大幕尚未揭起,为筹备春拍而进行的海外拍品征集之战已甚嚣尘上。嘉德、匡时早已在美国、日本开始了征集,保利更是史无前例地推出了16个国家及地区征集方案。但也有特例,以永乐、荣宝为代表的极少数拍卖公司不为这股热潮所动。有的大张旗鼓挥师海外,有的悄无声息深挖本土,这一动一静形成了2012年早春艺术品投资市场耐人寻味的画面。

今年,是匡时开展拍卖活动的第6年,6年来公司单场拍卖成交额已经从2006年春拍时的2亿多元增长至20多亿元,2011年全年成交额更是超40亿元。这种惊人的业绩增长是在成立拍卖公司之初所未料及到的,更是董国强在上世纪90年代初以书法家身份进入艺术品经营行业时所无法想象的。而这些成绩,与他本人和他的团队6年来不停奔波、诚信经营、专业至上的辛苦付出,几乎可以画上等号。

拍卖公司蜂拥海外淘宝

匡时六年 稳居拍卖行第一梯队

当大多数人还沉浸在春节欢乐、慵懒的氛围中时,很多拍卖公司早已马不停蹄地开始了海外觅宝的旅程。

匡时自2005年成立,2006年首拍至今,匡时拍卖已经跟随中国拍卖市场的快速成长走过了6年时光。作为匡时的创始人和当家人,在这6年里最大的感受是拍卖越做越难。一方面,竞争越来越激烈,另外一方面是自己给自己定的标准越来越高。人都是在这样一种状态下才能进步,包括一个企业也是这样。我觉得从匡时成立到今天6年的时间,我们应该算是这个行业里进步最快的企业之一。年轻的匡时在很多项目上居行业领先,比如古代书画和近代书画上,匡时的成交价格被看做是市场的风向标。另外,我觉得我们很幸运,赶上了中国艺术品市场一个高速发展的时期。这也是匡时能够迅速成长的一个重要前提。如果市场停在低迷的2005年,我相信匡时是没有今天这样的成绩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天时了。至于市场同行之间的激烈竞争,我觉得竞争越是激烈,就越有利于一个企业的进步,就越有挑战性,我喜欢这种挑战。

嘉德早在年前就结束了在日本的公开征集,并于2月下旬赴美国洛杉矶展开了征集。匡时目前也完成了今年在日本和美国的首次公开征集,还将赴美、日举办第二次征集活动。在日本、香港、台湾、新加坡等地拥有稳定客户群的翰海,今年的策略也是扩展征集渠道,开拓市场版图,在美国、欧洲、澳洲都有规划,并已经或将陆续涉足。

任何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遇到困难,作为一个企业更不例外。匡时成立之初,我就很了解我们的劣势。我们的竞争对手都很强大,有的是成立十几年,有的是知名国企为后台,有的是百年老店、金字招牌为依托。如何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脱颖而出,是我们始终都在考虑和摸索的问题。我们的团队是由一群热爱文化、热爱艺术的年轻人组成,这是我们的优势之一。我们因为热爱,可以不畏辛劳,可以全身心投入,这是打造一个品牌的先决条件。我很欣慰,通过6年多时间的努力,我们的付出得到了行业内和社会的认可和肯定,匡时已经成为艺术品市场的一个有影响力的品牌。而且,在我们的努力下,我们跟上了市场发展、行业发展的步伐。

动静和规模最大的要数保利,该公司推出了全球16个国家及地区的征集计划。保利书画部业务总监李雪松介绍,该计划2月1日全面启动,现已完成了美国、加拿大、韩国、泰国、日本、新加坡的征集,马上要去的是港澳台、印尼、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欧洲。

最近3年,随着艺术品市场的火爆,行业竞争越发激烈。我们也面临着一些新的挑战,由于拍品资源的限制,拍卖行业面临僧多粥少的局面。在这个时候,公司的专业和诚信固然重要,但是行业的人脉也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每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收藏家和行业内的专家们都给予了我们巨大的支持,这也是我们能够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最重要原因。我敢这么说,行业中无论藏家还是行家们,希望匡时向上的愿望是比较强烈的,在“人和”方面我认为匡时在行业里是数一数二的。我想,这不仅仅是我在这个行业中十几年积累的人脉起作用,也源于大家对你的认可程度。大家认可匡时这种做事的态度。如果你是个唯利是图的人,我想不会有这么多人支持你的,作为一个交易平台,别人可能会利用你,但是不会发自内心的支持你。在这种支持下,匡时得以在6年的成长过程中度过一个又一个难关。

日本和北美为重要征集地

另外还有一点,收款难也是拍卖行面临一大难题,这也让拍卖行沦落为求买、求卖、求付款的“三求”公司。买家拍卖后不按照规定时间付款,是行业中普遍存在的问题。还有一些人买了作品以后赖账。有时候拍卖公司为了维护和卖家的关系,不得不垫付这类款项。我多次呼吁全行业团结起来,运用法律武器和这种不良行为做斗争。

匡时去日本征集拍品始于2009年,2011年成立了北美代表处。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说:“去年秋拍,从旧金山征集的一件元代手卷拍出了亿元的价格,这对我们在美国的业务拓展帮助巨大。将来,日本和北美都是匡时的重点开拓市场,没有孰重孰轻。”

再有一点,社会上很多人并不了解艺术品拍卖的特殊性,对这个行业的误解很多。而这个行业中时常曝出的一些负面消息,有些是事实存在,有些是道听途说,在某种程度上影响这个行业在社会上的形象。

同样,北美也是保利的重点海外征集站点,日本是其在东亚地区跑得最频繁的站点。“我们之前在北美进行过13次征集,积累了很多客户,每次去总会超过一两千件,别的地方要少一点。”李雪松说,普遍的市场判断可能认为韩国的艺术品存量远少于日本,虽事实确实如此,但从近几年藏家陆续送来的拍品来看,保利判断它还是有一定潜力,所以将其当作一站。“我们与韩国几百位客人接触过,他们的藏品以清中期以后的书法绘画居多。”

从目前的市场拍品来源看,海外征集占据相当大的份额。这部分也是各大拍卖公司竞相追逐的一个筹码,匡时目前的海外业务与国内其他公司相比,匡时在海外的拓展是做得比较早的,也是对海外市场重视程度较高的公司。至今,我们已经成立了香港代表处、台北代表处、北美代表处,一方面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各地的客户,同时拓展业务范围。目前匡时征集范围遍及北美的纽约、芝加哥、旧金山,欧洲的伦敦、巴黎等艺术中心,还包括日本以及华人收藏家较为集中的港台和东南亚地区。匡时在2009年与日本最大的拍卖公司亲和株式会社签订合作协议,由亲和在日本代匡时征集中国艺术品,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模式。这种双赢的合作模式在加强拍品竞争力的同时也对匡时的拍卖业绩起到积极推动效果。

李雪松认为,这种征集方式其他公司很难效仿。“首先,费用十分巨大,在媒体上做广告以及人员出去征集的成本都非常高,小拍卖公司没有这样充足的经费;第二,新公司没有客户积累,没有品牌和市场影响力,出国征集也没有太大用处;第三,要有较多的拥有洽谈业务能力的业务员,指望一组或两组人马根本无法完成。”

由于很多海外委托人对中国的拍卖企业心存疑虑,一些拍卖行业的负面报道也会通过网络和其他途径传到海外。加上苏富比和佳士得300年来在欧美所做的品牌推广,我们在拓展欧美市场这方面可谓困难重重。尽管和海外公司相比我们在专业上具有优势,但是让他们充分信任我们需要一个过程。我想,通过几年的努力,匡时在海外的号召力在不断提高,很多海外征集的作品在这几年匡时春秋两季拍卖中创出了优异成绩。

海外委托人对价格不苛刻

拍卖公司贵在有“文化理想”

国内拍卖公司为什么纷纷加大海外征集的力度?匡时董事长董国强说,去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创出成交额新高,国内几大拍卖公司也分别创出历史最好成绩。但是,秋季与春季相比,市场热度和一部分拍品的价格出现一定回落。“这样的市场走势对今年春拍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征集拍品难度大——很多人担心价格下跌,不愿意这时候委托作品参拍。在这种情势下,加大海外征集力度是必然的。”

我觉得一个拍卖公司最重要的是态度。我们知道,中国艺术品拍卖行业尽管这些年飞速发展,但是存在着很多问题。同时,由于历代的作伪和今天很多人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使得赝品横行。这就要求我们从业人员必须端正态度,在利益和原则之间必须要选择后者。

董国强说,海外的艺术品大多是祖辈流传下来的,持有者对价格的要求不是很苛刻。过去两年,匡时海外征集的拍品在全部拍品中所占比例大约六成,今年的情况应该差不多。“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一大批华人从大陆、台湾和香港赴美,他们中很多是民族资本家、文化名人和国民党高官,他们的后人或多或少都藏有中国艺术品。这些作品很多是画家直接为最初的所有者创作的,来源清晰,受市场欢迎。现持有者对价格的要求并不高,没有购入成本的因素影响。”

由于从小所受的教育,我个人是一个对传统文化有着深厚感情的人,我也要求我的团队中的每一个人也具备这样的情怀。毕竟我们所从事的是与文化有关的工作,我们要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才能做好这个工作。拍卖的原则是公平公正,在一个社会诚信机制相对缺乏的状况下,在一个社会上备有争议的行业里,诚实信用的准则对一个企业的生命至关重要。而敬畏之心恰恰可以让我们坚守诚信,这关系到一个公司的口碑,口碑决定了它的市场号召力。

李雪松也说,从海外直接征集来的拍品往往没有那么高的期望值,估价相对较低。“我们出去征集,最大的期望是这些拍品从来没有在国内艺术品市场交易过、曝光过。这样的拍品容易引起买家争夺,价格上容易有优势。”

艺术品市场由于它的复杂性,光有正确的态度肯定是不够的,专业是一个公司能够赢得市场信赖的基础,按我们的行话说就是眼力。我们业内人常说,看一个拍卖公司是不是专业,只要打开他们公司的拍卖图录就可以看出来,作品的质量反映了这个公司业务人员的眼光。我们发现几家2005年后成立的公司超过一些有着十几年历史的老牌公司,专业在其中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专业不仅仅体现在眼力上,也体现在对拍品的深度挖掘、认真解析的工作上,在这方面,匡时有口皆碑。我们每一次拍卖都会有认真策划的选题或精心打造的专场,而且每每获得成功。拍卖的成功最直接反映了行业对你专业的认可。比如匡时这些年陆续推出的“扬州画派”、“四王吴恽”、“晚明五大书家”、“吴门画派”等专场等都是比较成功的案例。而从2006年一直坚持到今天的书法专场,则成了匡时的标志。这与我个人对书法的热爱也是有关系的。

国内好拍品参拍可能性小

另外,当前的市场竞争十分激烈,资本在其中也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被称为“资本大鳄”的刘益谦是艺术品市场最有影响力的收藏家,也是我将近20年的好朋友。由于他的参与,匡时具有了更强的竞争力。另外在行业里有很多大的买家,他们和我都是多年的朋友,很多还是在我的影响下进入这个行业,长期的交往和了解让他们对我有比较多的信任,我们的关系不仅仅局限于商业交往,也有很多感情的成分在起作用。比如我们5周年秋拍就推出过一个王世襄藏铜炉专场,成交异常火爆。有人说这个专场“胜在策划”,我认为只要是“王世襄”三个字,谁来做这场拍卖都会成功,但关键在于藏家愿不愿意把藏品委托你来拍卖。这就取决于你是否能有足够专业、是否对行业有执着的信念去赢得藏家的信任。

拍卖公司蜂拥至海外寻宝,造成了一种内地无宝可寻的表象,其实不然。李雪松说:“实际上,国内艺术品存量还是最大的。但从1993年算起,中国拍卖行业从兴起至今已有19年,很多存世的艺术品都在拍场上出现了。没有出现的艺术品数量虽然仍很庞大,但它们从藏家家里出来参与拍卖的可能性并不那么大。事实证明,我们也在不断征集到这类拍品。国内不是没有好拍品,而是拍品价格更透明,更容易有成交价格,委托人对价格的预期会高于海外客人。”

业内的人普遍有这样的评价:一件好的作品交给匡时拍卖,可以得到应有的重视,匡时对拍品资料的整理,对作品背后历史和文化背景的深度挖掘上会下很大的功夫。我觉得拍卖公司尽管是个商业平台,但是通过工作可以让人感受到我们是具有文化理想的企业,这一点非常重要,它体现的是一个企业的价值,也是被行业和客户尊敬的理由。

董国强也认为,前两年的市场热潮导致国内艺术品换手率比较高,“在一个相对理性的市场中,露面频繁的作品不受欢迎,市场更青睐那些‘生脸’拍品”。

例如去年春拍后,匡时美国代表处在一位朋友的介绍下从一位旧金山老华侨家中征集到一件作品。作品的拥有者是清末上海道台蔡乃煌的后人。由于他们并不了解作品的价值,以10万美金的底价与我们公司签订了委托拍卖合同。当美国代表处的人将拍品带回北京后,我亲眼见到此物,不禁激动万分,因为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元代书法手卷。我们今天能看到的元人书法作品,哪怕是小小一通书札,都是国家一级文物,而这件八米长卷,由六位元代文人共同撰写,以诗歌的形式描述了元初道教仪式的壮观场面,这其中四人的作品都是存世孤品,其史料价值、文化价值、文学价值、文物价值都无法估量。我知道这件作品应该会拍出很高的价格。当即决定亲自飞赴旧金山与委托人重新签订合同。我记得我当时和委托人讲:旧金山金门大桥海边的别墅一套卖100多万美元,你有五个孩子,这件东西的价值应该能给您的孩子每人买一套。回国后,我们就积极组织专家研讨、考证,并且为这件作品出版专辑,最终拍出了一亿元的价格。我觉得我们没有辜负委托人对我们的信任,我们也用我们的诚实的态度和专业精神让海外藏家对匡时,对中国拍卖企业刮目相看。美国各大中文报纸、电视台也对这件事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想,这对于中国拍卖行业在海外的影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保利已征到三千件不乏珍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