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塞韦里尼,德朗对意大利画坛的影响

2020年1月24日 - 追光娱乐app

意大利画家吉诺?塞韦里尼1883年生于科托纳。1901年,他在罗马结识了后来的未来派理论家波丘尼。翌年,又结识了后来成为他第一位老师的巴拉。1906年,他来到巴黎,从修拉作品中得到启示,并以他作为楷模。他定居在盖尔马巷5号的一间画室里。后来,杜飞,布拉克,苏珊?瓦洛通,于特里约也都在那里作画。他在该画室创作了最重要的作品,其中有《林荫大道》和《莫尼柯的潘潘舞》。在蒙马特,他和毕加索,马科斯?雅各布,皮埃尔?勒威迪以及阿波奈尔结交,后来,阿波利奈尔成为他与诗人保尔?福尔之女喜结良缘的证婚人。
1910年,他参加了未来派宣言的签名。翌年,又促成波丘尼,卡腊,鲁索罗与毕加索,布拉克,胡安?格里斯,阿波利奈
尔在巴黎的会面。他参加了在小伯恩海默画廊举办的第一届未来派画展。他的《莫尼柯的潘潘舞》被认为是未来派的杰作。雷
蒙?埃戈利埃在《二十世纪绘画》一书中写道:看到修拉以纯色画出的那些作品以后,立体派画家们便摒弃了中间色调而回到
颜色,回到新印象派的强烈色调上来了。塞韦里尼正是以这幅著名作品努力强化既脱离形,又不断追随形的疯狂节奏,将运动
感引入空间。在这之后,塞韦里尼感到需要用摆脱了个性专制的艺术来反抗对毕加索的个人崇拜。他在这个方向上的探索得到了拉弗雷斯内依,莱歇,胡安?格里斯,梅占琪和格莱茨的合作。通过胡安?格里斯,他与勒翁斯?罗桑伯格结识,并加入《现代努力》小组。对于“黄金律”的研究又使他从立体派变为古典派。
1922年,在他为佛罗伦萨附近的蒙特古福尼城堡所作的一系列壁画中,出现了许多意大利喜剧面具,它们也成为了他油画的主题。从那时起,他开始对壁画表现出比对架上油画更大的兴趣。他被邀请到瑞士,为萨姆萨尔,拉罗什,弗里堡,洛桑等
地的教堂作壁画和镶嵌画。他也为意大利和法国作过一些镶嵌画,并发表过许多杰出的意大利文和法文著作,以及一卷回忆录。

  二十世纪初的那几年,源于一种与观众重建关系的愿望,欧洲画坛出现了一股责难现代艺术“过火了”并主张回归传统的回流。这股回流就是回归秩序运动。由于这一潮流在当时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加上其中很多成员来自现代派的内部,因而造成现代美术史中现代派面临的一次危机。回归秩序运动的关键人物正是德朗,他是这一运动的先驱者,影响了当时意大利几个重要画派的领军人物。

  德朗开始对意大利画家产生影响的明显转折点在于:1916年,塞维里尼放弃了天马行空的未来主义理想,成为第一个跟随德朗足迹的人。

  德朗之所以对于当时的意大利艺术有着重大的影响是因为,其一,那个时代的意大利文化迫切需要复兴;其二,德朗先于他的时代很多年便准确意识到先锋派危机;其三,德朗将研究的根基深深地扎根于古典艺术中,尤其是意大利的艺术,他倡导一种欧洲风格主要是意大利风格的先驱地位。由此,意大利画家会说:“我们意大利人都应该深深地感激他,因为德朗重新确立了意大利典范的权威性,而现代艺术已经开始否认这种权威性了。”

  也正是1919年,德朗通过阿波利奈尔,和基里科认识,这一年11月基里科也宣称自己是“古典画家”。他一直把古典作为自己的研究对象。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许多人在基里科与德朗的作品中找到许多相似的表达方式。因为他们两人都将古代的经典移植到了现代的结构中。

  早在1903年,德朗就已经开始画与时代无关的绘画,并追求于绝对和坚固的形状。1908年,德朗预告了先锋派艺术的危机。1910年时,当一些意大利最杰出的艺术青年前呼后拥、争先恐后地想登上现代艺术这艘豪华游轮时,德朗已经警觉地离开了驾驶舱船长的位置。

  1900年,意大利画家巴拉在巴黎受到修拉点彩画风的影响,成为向未来派转化的重要人物。1901年,巴拉把此看法传授给意大利学生塞维里尼和波菊尼(RenatoPogioli),即之后未来主义画派的另两位核心人物。1906年,当德朗在巴黎开创立体派时,23岁的塞维里尼兴冲冲地赶到了巴黎,画室设在盖尔马巷5号,里边还有布拉克、毕加索、莫迪里阿尼,德朗是那里的领袖人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