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临王叔明夏山隐居图,大千居士早年习古力作出现新加坡朵云拍场

2019年7月14日 - 拍卖会
临王叔明夏山隐居图,大千居士早年习古力作出现新加坡朵云拍场

上海朵云轩2011秋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2011年12月14日至16日举槌。张大千先生早期研习古典传统高峰阶段之精品,《杜甫诗意图》、《竹院访友》两件珍稀拍品现身拍场,此二作品是研究张大千辉煌的艺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珍贵实物资料,具有独特的历史意义与价值,足堪引起广大藏家的珍视。

图片 1

三十年代是张大千绘画生涯的第一个盛期,是他“法古人,师造化”的重要时期,由于清廷鼎革,故都北平旧家遗珍逐渐流入民间,深藏于深宫大院的历代名作也逐渐开始向世人开放,加之民国政府对于交通的开发建设,使得张大千拥有前人所无的饱看沃游的优越条件。在此期间,他由石涛而上溯宋元,开始了血战古人,集大成的努力。本次朵云轩秋拍推出的《杜甫诗意图》《竹院访友》二画,一仿石涛笔意,一学王蒙笔法,为大千三十年代习古之力作,有识者自当识之。

● 作者: 张大千 ● 年代: 现代 ● 类别: 国画● 尺寸: 116×63cm

图片 2

大千先生从临摹名家书画入手,孜孜矻矻,斐然有成。其学石涛、仿石涛、伪石涛,石涛中有大千,大千中有石涛,终成石涛专家,徐悲鸿先生称赞他是“五百年来第一人也”。敦煌归来,画风丕变,清奇中蕴入郁勃之气,观象外更具豪迈之态。生面别具,独步画坛。
《临王叔明夏山隐居图》作于1947年,画心尺寸116×63厘米。时大千先生49岁,经历了多年的风云激荡,无数次的潜心临摹和考察研究,终成就其艺术的顶盛时期。当时,大千先生刚从康定归来,返抵成都,居郊北昭觉寺,整理蜀西归来所作诗画,以及抗战后所得清宫散逸名品,创作了一系列的绝世佳作,如“四屏大荷花”,“八屏西园雅集”等,形成了一个艺术上的高峰。本作品亦为居成都昭觉寺所作。
这是一幅临元四家之一王蒙的作品,原作名为夏山隐居图,为大千先生收藏。临摹之后,在大千先生长跋中,盛赞其“幽微澹远,绝去平日蹊径”,目为除“青卞隐居图”和“林泉清集图”之外的第三图。的确,以大千临作观之,实非誉美之词。
大千曾多次学习临仿王蒙的作品,但如此用心之作,亦不多见。我们注意到,在众多大千先生的作品中,以创作为主,间或临仿某家,其款为“仿某家”居多,以意临之。而这幅作品的落款仅为“临”,实不多见。临较之于仿,更忠实于原作。可见大千先生对这幅王蒙的夏山隐居图的崇拜。在大千这幅作品中,披麻长皴,屋舍老树,规整严谨;间以浓重的大点苔,收点睛之效。画中之人,或访友,或垂钓,闲闲然,一派世外桃园之景,引人向往。
如此精彩的作品,在大千先生的传世作品中十分罕见。该作品曾为上海古籍书店收藏。

张大千《 杜甫诗意 》45.5×601.5cm

张大千仿石涛山水画可乱真,黄宾虹、徐悲鸿等都曾被“麻”过。2007年荣宝斋恒升春拍也将推出张大千的《仿石涛山水》,估价230万元。据介绍,张大千因其艺术价值及美术史地位,许多仿古画备受追捧,世界上许多博物馆都珍藏他的仿作,在内地张大千仿石涛的画曾拍出176万元。

出版:一、《瀚海十周年纪念》P354,文物出版社,2004年。

二、《张大千卷》P99,北京出版社,2005年。

三、《张大千精品集》(上卷)P58,人民美术出版社,2011年7月。

四、《海上绘画》,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年11月。朵云轩2011秋拍拍品

1936年,徐悲鸿为《张大千画集》作序,把张大千定位为画坛“五百年来第一人”。当时大千年未而立,而能博得画坛宗师如此盛赞,非惟同道间之惺惺相惜,
更可见其人其艺确乎不同凡响,足以往来千载而无愧色!

张大千血战古人、仿古乱真的超凡功力,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的不朽传奇。世人徒知大千擅仿古人笔迹,而鲜知其临古是为创新之需,非泥古不化之辈所可企及。张氏曾对友人论及临摹之意义:“学习绘画,临摹是必经的一个阶段。但临画如读书,如习碑帖,几曾有不读书而能文的,不习碑帖而善书者?所以临摹必须撷各家之长,参入自己的心得,最后要化古人为我有,才创造自我独立之风格!”这可视作大千习古至勤的夫子自道,更道出了其血战古人的真正目的所在。

理讲千遍不如观画数轴,作为大千先生临抚功力最直观的例证,当然是他那些笔精墨妙的不朽画作。且让我们从本届朵云秋拍推出的两件大千作于三十年代的山水墨宝中探究其笔墨秘奥所在。

张大千是二十世纪初石涛热的主要推动者之一,世人皆知大千以善摹石涛画作名世,堪称清湘老人后身,有关他和石涛画作之间的故事演绎了画坛上的多少佳话。石涛上人天才横溢,山水、花鸟、人物无所不能亦无所不精,更能不拘成法,超越千古,得山川之蒙养,写一己之性灵,自我作古,独立门户,为后世画人开一大方便法门。越三百年,又横空出世一大千,其笔底逸气纵横,深得清湘老人笔意,水墨氤氲间,已觉生气拂拂从十指间出焉。

此卷《杜甫诗意图》为大千赠老友“北平第一名厨”——春华楼掌柜白永吉之作,白氏和大千关系非同寻常,大千每年必为其作手卷一幅,至于其他中堂、屏轴之类更不在话下。此卷为1935年张大千在和于非闇等同道好友聚会时即兴挥洒而成,在数个时辰内能画出如此寻丈巨作,足可见大千对于石涛研习之深入,技巧之精熟。是卷构图由右往左,布局疏密相间,开合有致,笔墨浓淡相间,节奏丰富。卷首长松挺立,岸柳摇风,溪桥横斜、坡坨纵横,中段峰峦叠嶂,拔地参天,密不透风,山峦后庭院错落,更显一派生机。末段又豁然开朗,江上山亭屹立,舟楫飞驰,大江东去,一泻千里,极为快意!此卷笔墨极为爽利,笔纵恣肆,破墨淋漓,毫无滞机,且墨中融色,色中含墨,丰富淹润,浑莽微妙,千里江山,宛然在目!大千此作较之石涛更多一种清逸之气,读之另人神畅,令人有千里卧游之感,所谓“丹青胜于画工”,观此卷可以为证!该画引首有溥心畲题“杜甫诗意图”四字,笔意苍茫中不乏俊爽之姿。此画造境苍劲险峻、郁勃飞动,兼而有之,与杜甫诗境相契合,堪称大千平生合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